第一步!微信能打开淘宝抖音外链,却不方便

原创 PC4f5X  2021-09-19 00:23 

《科创板日报》(上海,记者 黄心怡)讯, 9月17日下午五时,伴随着腾讯“关于《微信外部链接内容管理规范》调整的声明的发布”,用户终于能够在最新版微信中访问淘宝、抖音等外部链接了。

不过目前,访问外链还仅限于一对一的微信聊天场景。对于群链接,微信方面表示,因涉及广大接收方用户,将继续开发功能便于用户自主个性化选择。

这一切的改变,源于工信部2021年7月启动的互联网行业专项整治行动。屏蔽网址链接,被列入重点整治的问题之一。9月17日,正是工信部对解除外部网址链接屏蔽的最后限期。而对于最新进展,截至发稿,阿里、字节等方面均未回应《科创板日报》记者采访。

虽然整治行动涉及所有的互联网企业,但微信作为移动互联网时代的关键基础设施,俨然成为各方关注的焦点。

互联互通刚刚迈出第一步

《科创板日报》记者经测试发现,虽然淘宝、抖音等链接可以在微信中打开,依然存在一定的限制,导致使用并不便利

首先,淘宝链接无法直接打开,会先跳出提示信息,需用户点击后才能继续访问。其次,链接打开后,并没有出现转发按钮,这使得用户实际并不能把淘宝商品直接给分享好友,而是只能发送长串的网址。

相比之下,拼多多的链接可直接在微信中打开,期间无任何相关提示,而且还能在微信内直接一键转发。

与此同时,淘宝APP内把商品分享至微信,依然是以复制淘口令的方式。

一位IT技术人员告诉《科创板日报》记者,要实现在微信中转发,淘宝需要能调用微信接口。“目前存在两种可能,微信没开放给淘宝,或者淘宝还没做相关功能。”

清华大学国家战略研究院研究员刘旭认为:“腾讯微信虽然调整了用户访问外链的权限,但没有开放给竞争对手API接口,所以抖音和淘宝、钉钉、飞书等APP,都无法像腾讯自家APP或者其投资的快手、拼多多那样,把信息一键分享给微信好友,只能手动粘贴链接或者口令。”

根据腾讯9月17日的声明,微信将依据相关法律要求,经监管部门审批,以安全为底线来推进“分阶段、分步骤”的互联互通方案。目前的“一对一”访问外部链接,属于第一阶段的举措。

在声明末尾,微信表示将积极配合其他互联网平台共同落实本次指导意见,探讨在其他平台上顺畅使用微信服务的技术可能性,实现进一步的互联互通。

刘旭认为:“不排除腾讯是希望和其他互联网企业通过谈判实现对等开放,例如,在向淘宝、天猫、钉钉、飞书和抖音开放API接口时,也要求对方允许用户分享微信链接或名片,允许接入微信支付。”

值得一提是,在微信声明的精选留言中,“可以把微信号和微信链接,放在抖音和淘宝里面吗?”“抖音什么时候可以访问公众号文章”等内容,位于评论列表的点赞前列

重庆大学新闻学院教授、博士生导师曾润喜认为:“工信部出台相关要求以后,腾讯率先做出回应,启动互联互通措施落地,体现了腾讯的社会责任担当。当然,光有腾讯一家企业是不够的,我们也期待有更多的企业对此要求做出积极的回应。"

著名互联网学者、DCCI互联网数据研究中心创始人胡延平则表示:“解除网址链接屏蔽只是解决互联互通问题迈出的第一步,后面的路还很长,在即时通讯以外,还有电商购物、游戏娱乐、新闻资讯、生活服务、在线视频等主要互联网垂直领域在内的诸多应用服务,其评论区、留言板、论坛、用户信息、账户简介等存在链接屏蔽或不允许用户添加链接信息、添加通讯方式的情况,一样需要解决互联互通问题。”

被各方App割据的移动互联网

互联网曾被认为是“开放、兼容”的代名词,不过随着移动互联网时代的到来,互联网生态却开始走向“封闭和垄断”。

一个又一个的移动App,像是一座座相互没有建立通道的堡垒。各个互联网巨头都努力把流量留在自己的地盘,使得整个互联网生态呈现越来越封闭的状态。

曾润喜指出:“App已经成为网民的生产和生活场所。然而,平台间的相互屏蔽和封禁,提高了用户的信息交易成本。每个App也似乎拥有了自己的独立王国,让‘互联互通’这一互联网的基本属性沦为空谈。

在移动互联网刚兴起的时代,曾有一波关于HTML5与传统App的讨论。当时,有观点认为,在HTML5标准的支持下,网页端可以直接运行类似于传统App的交互功能,不但免去安装App的繁琐步骤,还打通了系统平台的限制,未来或有望取代传统App。

然而事实证明,传统App依然是移动互联网的王者。各家互联网企业几乎都不再维护网页端内容,而是通过各种方式,让用户下载App端来聚集流量。

一位市场人士告诉《科创板日报》记者:“技术只是工具。虽然H5有便利性,但谁愿意给被人做嫁衣呢?浏览器网页做不到App那样的独占性,也没法让用户产生依赖。而且,移动端容易聚合私域流量,可以迅速孵化生态。像小程序就借助微信的生态迅速壮大。”

他指出:“如果没有封闭的微信生态圈作为壁垒,那么微信小程序也会面临H5的竞争。其实很多企业的微信小程序,完全可以做成H5链接,在各个平台通用,降低开发成本。”

中南财经政法大学数字经济研究院执行院长、教授盘和林对《科创板日报》记者表示,封闭的主要原因是传统市场竞争。

“卧榻之旁岂容他人鼾睡,各大互联网企业维护自身的利益,通过全生态的产业链布局,想要将用户流量揽入自己生态当中。当前互联网企业争夺的不是用户的金钱,而是用户的时间。所以,即使是不同业务,不同生态的互联网企业,也会有竞争,通过争夺用户注意力、时间,增强用户粘性,然后在流量达到一定量级的时候,通过多业务实现流量变现。”

真正的互联互通有多远?

有网友评论:“如果不开放,那就不是互联网,而是独联网。”互联网的初衷是信息共享,让整个世界连接起来。如今各方巨头割据的现状,显然违背了“互联”初衷。

一位分析人士认为,在各种推荐算法盛行的移动互联网App时代,用户不再是主动寻找信息,而是变成了被“喂养”,很容易被算法操控、失去了思考能力,只能看见自己想看见的。

美国哈佛大学法学院教授凯斯·桑斯坦在其著作《信息乌托邦—众人如何生产知识》一书中提出了"信息茧房"之说,指的是在网络社会的信息传播中,公众只注意自己选择的东西和使自己愉悦的讯息领域。这样的结果是,人们反而变得更加闭塞和极端,人与人之间的包容性变得越来越差。

随着监管政策的落地,互联网被App割据为信息孤岛的现状,相信将有所改观。而互联互通的生态,不仅将会带来新的市场红利,也会产生新的社会价值。

胡延平认为:“2010年前后是互联网开放1.0,2020年前后大数据/人工智能/区块链等驱动的互联网开放2.0,实际上已经开始。当开放红利大于围墙红利,开放将成为产业企业自发行为,而眼前的开放效应,既有助于中小微不困在流量之中,能够在私域和公域之间自如穿梭,也有助于大节点大平台再一次张开每一个毛孔,再一次和哺育它的大生态进行信息能量的充分交换,关系重构是这个过程的应有之义,彼此的重新适配自热而然。不明白的各执一端不忿,明白的张开双臂拥抱。”

当然,在此过程中,也需要充分考虑数据安全、垃圾信息治理等问题。

知名互联网学者、DCCI互联网研究院院长刘兴亮表示:“在强力监管下,互联网不互联看上去即将成为历史。但希望的是,能在确保信息安全的前提下,而不是为了互联互通而互联互通,开放也不代表随意能被劫持流量。”

盘和林向《科创板日报》记者表示, “一部分用户也存在生态封闭的需求。这是处于一种安全考虑,互联网有找到陌生人的需求,也有不被人找到的需求。所以封闭生态也存在市场需求层面的原因。 ”

他认为,“国家监管在便利性和安全性之间做选择题。促进生态开放提高用户便利性,这可以改善当前各个互联网平台间无必要的封闭,但是国家政策依然想要保持互联网企业之间的竞争,互联互通将是以提供便利化为主要目标,以安全性为底线,掌握合理度,分步实现互联互通。”

国研新经济研究院创始院长、湾区新经济研究院院长朱克力博士则指出:“有待于法律和制度层面针对性地加快明确数据确权、共创共享、数据安全等相关配套机制,在遵循法治精神与商业逻辑的基础上稳妥推进互联互通,让平台之间以及各个相关利益主体实现更大的共赢。”

特别声明:以上内容(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)为自媒体平台“网易号”用户上传并发布,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。
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zzaitianyi.com/301.html
版权声明:本文为原创文章,版权归 PC4f5X 所有,欢迎分享本文,转载请保留出处!